纳兰容若词里的春天,一个季节,万般相思

作者: 分类: 时间: 2019-04-20 评论: 暂无评论

春天来了,你的心情如何呢?

纳兰容若词中里的春天,

有欢乐、有感伤,

有闲适、有寂寞。

这样的纳兰容若,你喜欢哪一个呢?

《采桑子》

而今才道当时错,心绪凄迷。

红泪偷垂,满眼春风百事非。

情知此后来无计,强说欢期。

一别如斯,落尽梨花月又西。

纳兰的春天是思念的。据说这首词是纳兰写给他的表妹的,表妹进宫后,纳兰对她怀念不已。

在某一个春光明媚、心情本该最好的日子,痛定思痛,突然发现这场思念或许就不该开始,即便开始也本该早早结束。可当初的美好,在眼前挥之不去,无限惆怅。

《采桑子·咏春雨》

嫩烟分染鹅儿柳,一样风丝。

似整如欹,才着春寒瘦不支。

凉侵晓梦轻蝉腻,约略红肥。

不惜葳蕤,碾取名香作地衣。

纳兰容若伤怀春雨。

初春的弱柳,如一个婉约的女子,红花将绽,却又雨落花残,飘红满地。这雨、柳,像一个伤怀的女子般。

《菩萨蛮》

春云吹散湘帘雨,絮黏蝴蝶飞还住。

人在玉楼中,楼高四面风。

柳烟丝一把,暝色笼鸳瓦。

休近小阑干,夕阳无限山。

纳兰容若的春天是感伤的。

春天的傍晚,帘外雨收云散,濛濛的飞絮粘在蝴蝶的翅膀上,使它欲飞还住。独居在高楼之上,无人相伴,只能感受到从四面八方吹来的料峭春风。

楼外柳丝已经凝成轻烟,暮色降临,笼罩在楼顶的鸳鸯瓦上。不要再凭栏远望,夕阳下绵延不尽的远山,只能引起内心的无尽伤悲。

《谒金门》

风丝袅,水浸碧天清晓。

一镜湿云青未了,雨晴春草草。

梦里轻螺谁扫,帘外落花红小。

独睡起来情悄悄,寄愁何处好。

纳兰容若的春天是孤寂的。

柔风细细,水面上映出一望无际的云朵。雨过天晴,然而这春色反而令人增添愁怨。

梦中曾与伊人相守,轻轻地为你描画眉毛。梦醒则唯见帘外落花,这一怀愁绪该向何处排解呢?

《浣溪沙·古北口》

杨柳千条送马蹄,北来征雁旧南飞。

客中谁与换春衣。

终古闲情归落照,一春幽梦逐游丝。

信回刚道别多时。

纳兰容若的春天是思念的。

在杨柳依依的季节,我骑着骏马远行,春天北来的大雁都是去年去南方过冬的,只身在外,已经换了季节,有谁为我打点行装,替我换上春天的衣裳呢?

自古以来,闲情逸致只能寄托在落日的余晖上,而我这一春幽梦,追逐着飘荡在空中的蜘蛛丝。刚刚寄走家书,只说自己离家太久。

《蝶恋花》

准拟春来消寂寞。

愁雨愁风,翻把春担阁。

不为伤春情绪恶,为怜镜里颜非昨。

毕竟春光谁领略。

九陌缁尘,抵死遮云壑。

若得寻春终遂约,不成长负东君诺?

纳兰容若在春天感慨时间匆匆。我心绪低落并非因为伤春,而是为那镜中老去的容颜。

到底如何才能够安心享受春天?凡尘俗事总是萦绕心怀,让人不能置身事外,做回清梦。我还是希望摆脱尘世的牵绊,去安享春天的美丽,不辜负春天之神对我的眷顾。

《浣溪沙》

谁道飘零不可怜,旧游时节好花天。

断肠人去自经年。

一片晕红才著雨,几丝柔绿乍和烟。

倩魂销尽夕阳前。

春天时,纳兰容若怀念友人。

这首词为纳兰性德在园中观赏海棠时,面对海棠零落的场景,有感而作。龚鼎孳在康熙十二年(1673)曾任会试主考官,词人正出其门下,是年秋,龚氏卒去;一些观点认为此词作者在总体风格上大体效仿龚氏,是为抒其悼怀龚氏之意。

《踏莎美人·清明》

拾翠归迟,踏春期近,香笺小迭邻姬讯。

樱桃花谢已清明, 何事绿鬟斜亸、宝钗横。

浅黛双弯,柔肠几寸,不堪更惹其他恨。

晓窗窥梦有流莺,也觉个侬憔悴、可怜生。

春天时,纳兰容若的心里是闲适的。

游春晚归,郊游的日子临近,收到邻家女子的书信:樱桃花落,已是清明时节,干嘛不精心梳妆一番出门呢!

一双淡眉弯弯,一副柔肠几寸,更不敢招惹青春流逝之恨。莺儿掠过清晨的窗外,仿佛窥探了我的梦境,婉转的叫声仿佛在说:这个人如此憔悴,可怜可怜。

该文章转载自:青娱乐视频首页

标签: none

订阅本站(RSS)

评论已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