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为不了别人的太阳,也无法让阳光照射进自己的胸膛

作者: 分类: 时间: 2019-11-09 评论: 暂无评论

我时常告诫自己,让人厌倦我的途径便是任由他们了解我,千方百计的把自己的不安与暴躁呈现在众人的眼前,觉得这样就可以让他们更快的找到理由对我避之不及。只是世事太多不如人缘,无论多么的令人讨厌,令自己讨厌,还是会有一部分人认可现在的你,并且喜欢你。

而我,经常为了无端端辜负了别人对我的期望而深深感到抱歉,从来没有做到如人所愿的那般模样。许多人说见到我友好和善的微笑,听到我说过恰合时宜的安慰,便难免会给人一种我是个温暖的人的假象,可事实上,愈是靠近我的人,我便愈要不由己的让他们渐渐失望了。

实际上我并不温暖,至少我是这样认为。时常显现的那些虽无恶意却又莫名其妙的冷漠,好像天生“三分钟热度”的性格属性,就像一块藏着最多西刺的鱼肉,不经意间便会刺痛他人,刺到他人的心口里。

我一直不理解自我矛盾这种心理,口中肯定的自己的同时内心否定着自己,时常看到镜子里的我,他被自私,脆弱,敏感,冲动紧紧包围,也许我的本身就是时常令人唯恐避之不及的阴暗,成为不了别人的太阳,也无法让阳光照射进自己的胸膛。

我很遗憾,在这个美好的夜晚里让你看到一个活的如此不美好的人。

我应该如何对你们坦白自己,我内心的感情要怎样奋力增长,才能触及到你们那不敏感的感官;我不懂得如何去修饰我的好,也不懂得如何去修缮我的坏,我应该努力把生活改善成什么样子,才能不再继续和深夜中的孤独互不退让的对峙。

我时常感受到上帝的慈悲,给予我的人生轨迹一段美妙的爱情时光,只是每每想到经过如此多的变化,自己还是依然的平淡无奇,毫无魅力,便在不知是哪天的夜里深深的感到自卑。

好像潜意识里被种下了不认可自己的种子,经过许多不愉快的灌溉,它枝丫郁葱,遮住了我想要抬头仰望的天空。

记得王尔德在《渔夫和他的灵魂》里面写过一句话:“请把你的心给我,与我为伍,这个世界太残酷了,我有些害怕。”

我竟然深以为然。

我应该如何准备,才能在你来时看到不孤立的自己,我应当如何告诉你,我的内心是多么的在乎伴侣,我要怎样一针一线缝补我受过损伤的灵魂,请不要介意我这个正在努力擦拭灰尘的自己。

标签: none

订阅本站(RSS)

评论已关闭